首页我有留学 › 三无学校,西太平洋大学在华淘金记

三无学校,西太平洋大学在华淘金记

二、没有教学设施。通常以邮政信箱或电子邮件作为联系地址,抑或是楼房的单元号码。

争议:挤占公办资源有违教育公平

西太平洋大学成立于1976年11月,正式运行则从次年开始。西太平洋大学注册时利用了加州的一个宽松政策,即只需要得到授权即可以发放学位证明,无需政府对其进行监管。

1990年,西太平洋大学还与台湾新华卫教育集团联手,在大陆、香港、澳门和台湾等地开办工商管理类本科、硕士和博士课程。后者还在中国苏州、东莞、深圳、漳州、厦门等城市举办过多届培训班。

不只是八中,近一年来,四中、人大附中、十一学校、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等名校都开设“出国留学班”,并为学生单独设置了课程。四中为学生开设了专门课程——“留学生活101”。学校以研究性学习的方式,探索美国留学生活的方方面面,除了解学校、奖学金申请、转校等学习话题,还延伸到购置生活用品、买药、网上购物、校友助学等实用性攻略。

本刊记者采访获知,从上世纪末至今,在中国大陆,西太平洋大学至少在北京、海南、江苏无锡三地以合作办学的名义,开展过工商管理博士(DBA)和硕士(MBA)等项目。

新华社驻洛杉矶记者 王军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青年所副所长邓希泉说,中学开办“出国留学班”是针对不同学生的实际情况采取的措施,出发点是人性化的。但公办学校特别是知名学校的主要任务是面向国内培养人才,不是向国外输送人才。“公办学校享受国家的资金补贴,应为全民服务,把纳税人的钱花在所有学生身上,而不是个别学生身上,从这个角度来说,‘出国留学班’浪费了国家资源,有违教育公平。”

在美国,开设DBA通常是一些著名学府。在欧洲,英国已有多所大学开设了DBA的课程。DBA在欧洲的学制一般4至5年,但西太平洋大学与中国合作开办的DBA,学制却大幅缩短到两年或两年半,收费大约6万元至10万元。

有分析人士指出,美国“野鸡大学”的存在与大环境分不开。在重商主义气息极为浓厚的美国,每个人都有权利开办大学。任何人都可以用半小时的时间在政府部门注册成立一个大学,然后为自己和他人颁发学位,成本仅为几十美元。

近几年,申请到国外留学的高三学生越来越多,仅北京八中去年就有10名学生出国。而北京二中的老师们已在高一年级就发现了类似的苗头,继去年10名学生放弃高考出国后,今年又有18名学生申请了国外大学。

其中,前者办学项目及机构设立均由教育部审批;后者项目由所在地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教育行政部门批准,机构设立由同级政府审批。

“野鸡大学”十大特征

探因:高三学生结构发生变化

西太平洋大学在中国落地的主要方式就是合作办学。

尽管质疑之声屡屡出现,但多年来,这所大学还是产生了众多的“校友”。

此外,我国高等教育水平与西方发达国家存在明显差距,教育资源也相对匮乏。美国3亿人口分享4000多所高等院校资源,我国2000多所院校却要面对13亿人口。因此,出国留学成为很多国内学子高考之外的一条重要出路。而且,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西方国家降低了中国学生签证难度,众多海外名校也通过各种方式来吸引中国生源,都极大提高了中国学生海外学习的积极性和可能性。

这篇文章还提到,瑞典政府已把西太平洋大学列为发放虚假学位证明的假学校。

四、与教师没有或很少有交流。即便对作业进行批改,也不会影响最后拿到文凭。

留学专家认为,中学里的“出国留学班”是中外合作项目的一种延伸,可谓留学市场和国内教学的一种擦边球,其设计理念和最终的目标很好。但大部分开设“出国留学班”的学校只能完善学生的学术背景,而不负责学生的签证问题,这样,学生申请国外大学的过程就存在一定风险。

在中国,遍地开花的中外合作项目充当了“文凭作坊”的载体。针对国内混乱的办学状况,教育部门从2006年起几乎中断了中外合作办学项目的审批。直到2009年12月底,面对巨大的市场需求,教育部外事工作会议决定,继续鼓励国内院校与国外优质教育资源开展合作,并恢复中外合作办学项目审批。

西太平洋大学旧有的网站还列出了另外一个地址,这处地点离上面的理发店不远,紧邻405号州际公路旁边,更加偏僻。这也是一幢二层小楼,但里面的人都不清楚这所大学的办学情况。

留学专家分析,国内留学市场之所以不断升温,首先是因为中国经济的快速崛起,国内富有家庭数量也在不断提高,使更多家庭有经济能力送子女出国深造。

他指出,由于教育部执法资源极其有限,从事留学服务的机构数量早已远远不止现有教育部认可的401家。例如,约千家中外合作办学机构,以及很多大中院校开设的国际班、预科班等,大多为学生提供这样那样的入学申请或签证准备的留学服务。资质审批形式的约束力已大不如前。

三、无需在访问学校或与学校人员进行面对面交流的情况下即可获得文凭。可以通过邮寄的方式批改论文或积累学分。

此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与以往相比,如今出国留学的学生结构发生了变化。一位老师形象地比喻,过去出国的孩子是家里有钱,但分数上不了一本,就花点儿钱在国外上个好学校。现在不同了,净是尖子生,有的考北大、清华也不成问题。

7月8日,本刊记者致电海南华晔公司,一位姓林的女工作人员称,该公司和美国西太平洋大学合作的这个项目在2005年就结束了。对于当初跟西太平洋大学合作办学之事,她表示不知情。

一、没有获得国家级认证机构的认证。有些大学声称获得的认证实际上来自虚假的认证机构,也有的声称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著名机构的认证,而实际上这些机构并不具有认证功能。

不过,对于各种争议,中学校长们表现得十分冷静和理智。有校长表示,好学校应该为学生提供多个出口,“出国留学班”只是学校搭建的一个平台,学生们可以进行多元化选择,“如果有学生非要选择这条路,也未尝不可。”

针对中外合作办学市场的强大需求,教育部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韩民指出,要根治乱象,只能严格执法,各地教育主管部门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切切实实负起监管的责任。

十、鼓励潜在的学生尽快注册,以免学杂费上涨。或者以提供“奖学金”或“助学金”鼓励学生一次性注册多个学位。

“出国留学班”也迎合了家长望子成龙的心理。一位“高学历”家长告诉记者,自己并非盲目地让孩子“随大溜”出国留学,而是希望培养孩子的国际化意识。在他看来,人生经历很重要,“有机会的话一定要让孩子出去闯荡一下,哪怕出去见见世面也好。”基于这种想法,这位家长在孩子读高一的时候就向学校吐露了想上“出国留学班”的想法,认为“将来可以两条腿走路”。

就在美国政府对西太平洋大学作出“文凭作坊”结论的2004年,该校夏威夷分校和海南大学合作开办了“工商管理、公共行政管理博士研究生课程进修班”。一则来自海南大学研究生处的消息称,2004年3月4日,美国西太平洋大学校长菲利普·福特博士(Dr.
Philip J.
Forte)一行四人访问海南大学,参加了联合开办的“工商管理、公共行政管理博士研究生课程进修班”开班仪式。

长期致力于“野鸡大学”现象研究的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英语文学副教授玛格丽特·索尔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野鸡大学”现象并非美国一国独有,而是一种国际性的网络犯罪现象。全世界的“野鸡大学”数不胜数,带来的非法利润难以计数。

反响:家长学生持积极态度

2004年5月11日,美国审计总署(United States General Accounting
Office)特殊调查办公室执行主任罗伯特·克莱莫(Robert J.
Cramer),在美国参议院政府事务委员会听证会上发布调查:“文凭作坊——联邦政府雇员有从文凭作坊和其他未认证院校获取学位,有一些动用了政府资金。”

八、工作经历可折抵学分。

来自教育部的数据显示:今年高考,全国报名人数为946万余人,比去年1020万的考生数减少74万人。据了解,其中相当一部分学生是因为出国留学而放弃了高考。事实上,为满足学生和家长的需求,本市越来越多的中学正在以开设“出国留学班”的形式为学生出国留学铺路搭桥

东方国际教育交流中心加拿大留学首席顾问马建明则认为,未来仅靠教育部门的监管,仍恐百密一疏。尤其是自2010年起,教育部规定在部分省份试点自费留学机构审批权下放,国内留学中介机构的数量将大幅增加。

九、以每个学位为单位收费,而不是以学期或课程为收费单位。

据某留学公司新近披露,今年上半年世界各主要留学目的国留学咨询数量明显上升,相比去年同期平均增幅达到77%,留学业务办理数量也同比提高了40%以上。留学专家预测,按目前趋势,今年全国自费留学总量可能达到年均30%的增长,创下27万人纪录,而留学总量也将接近30万人。

“现在正是暑期的留学季,人还没到楼下,已经被各种中介团团包围了。”他提醒广大留学人士一定要理性选择。

从互联网上获得的资料来看,新的校舍照旧是在一栋写字楼租用的办公室,大楼门前的路边和楼的正面贴着招租的告示。部分网友对改头换面的西太平洋大学的真实情况甚至展开了讨论。有人坚持认为,这所学校仍旧是一家无教学场地、无师资和无教学经验的“三无”学校。

据了解,参加“出国留学班”的学生几乎全部放弃国内高考,申请了国外高校。

上个世纪90年代末,西太平洋大学开始将中国作为拓展市场的重要目的地。

  2004年就被转卖给一名按摩师

今年6月7日、8日,当京城8万多名考生紧张地参加高考时,北京八中高三学生周子涵却悠闲地在家里看书、听音乐,因为他已经拿到了美国加州伯克利分校的录取通知书。

1994年8月,路易斯安那州州立大学评议会(Board of
Regents)关闭了西太平洋大学在该州租赁的办公室,理由是后者“给一篇论文提供太多的学分,教师太少,课程不够”等。而这四年正是唐骏声称自己在西太平洋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时间。

2004年5月,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早安,美国》节目揭露,许多美国政府高官、五角大楼成员、核电厂工程师、生物武器专家和政府各个机构职员都有假学历。美国联邦调查局顾问、远程教育专家约翰·贝尔博士在2003年统计,美国的“野鸡大学”有481所之多。

名校办“出国留学班”正成为一种趋势。明年2月,北京二中国际部也将面向全市招生。校长钮小桦透露,国际部将与英、美排名前50名的学校合作,开设预科和国际课程,全部由外国教师授课。

在北京DBA班,当年的学员——北京招润投资公司总经理叶军对《北京晚报》记者称,操作这个项目的是国内的一家中介机构,后来大多数学员领取了
“西太平洋大学”博士学位。

改头换面后仍是“三无学校”

眼下,中学兴办“出国留学班”还处于萌芽状态,但社会各界已褒贬不一。其中,有专家提出质疑,认为这样做实际上挤占了公办资源,有违教育公平。

在澳大利亚,也有一位南昆士兰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Queensland)的教授,被发现是从西太平洋大学获得的博士学位。后来他被禁止使用“博士”的头衔。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网 https://www.sasanya.com/?p=645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