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我有留学 › 自学中文,伦敦街头的开心农场

自学中文,伦敦街头的开心农场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白若汐

每年港澳大学的招生说明会都会吸引众多家长和学生前去咨询。(资料图片)

杰姬在自己的菜地上松土,准备在空地里种迷你土豆。

  白若汐完全没有时间看世界杯。两个月来,她和身边的同学一样,忙着毕业论文答辩、找工作;不同的是,在北大留学的她得适应与英国小镇的乡村生活全然不同的节奏。这里的生活带给她繁忙和压力,但更多的却是惊喜。

图片 4

图片 5

  她是北大历史上第一位在开学典礼上发言的留学生,获得中国政府奖学金,并成为北大优秀毕业生,找到了一份让人艳羡的工作。

港澳高校更加国际化,注重因材施教。(资料图片)

纳森在田里移苗。

  白若汐的微博个人简介是“留学北大的英国乡姑”。自从她两年前来北大留学,学会使用微博后,简介就没有换过。她的中文十分流利,也会用一些网络流行语。这个1994年出生、身材高挑的英国女孩,喜欢旅游、拍照,她把自己的中国故事分享给英国朋友们,也在中国延续着充满惊喜的生活。

图片 6

  杰姬 西式草药和芳香疗法医生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杨逸男

调查显示

  采把柠檬香蜂草,泡壶减压茶

  图/由受访者提供

  日前,香港召开的粤港澳高等教育发展规划座谈会上透露香港理工大学、香港科技大学、香港大学将在广州南沙、东莞和深圳等地开设分校。与此同时,澳门大学也将以12亿元澳币租借珠海辖下横琴岛上约一平方公里建新校区。目前分校具体建设时间尚未定论,然而三港校与澳门大学计划在粤建分校消息一出,立即引起社会各界普遍关注。尽管坐拥国际名校效应,但广东学生家长反应平淡,优秀学生绝大多数表示不会首选分校,而家长更对分校教学与品牌优势持怀疑态度。

  “让我看看你的花园就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英国桂冠诗人阿菲德·奥斯丁(Alfred
Austin)说。在城市菜园里,不同菜地也依主人喜好各具特色。这块由盆栽果树围绕着各种芳香草本植物组成的菜地,主人杰姬(Jackie
Power)是西式草药医生(Medical Herbalist),芳香疗法医生(Aromatherapy
Practitioner)。杰姬的这些草本植物是用来烹饪、泡茶、欣赏花朵的,不会用于治疗工作,不过有时也会为病人泡些这里采的花草茶。“这个非常美的灌木是穗花牡荆(Vitex
Agnus
Castus),很多人把它当观赏植物来种但不知道它的用途。我用它来配置补充女性荷尔蒙的药剂,但当药用时我全部从工厂购买。种在这里只因为它太美了!”杰姬共种了十一种草本植物,她耐心地为我一一介绍。“它会开美丽的蓝色花朵,根茎闻起来有点像洋葱,可以切碎放在沙拉里,”杰姬掐下一根细香葱(Chives)捻一捻放到我鼻子前,“其实应该剪掉它的花,但谁忍心呢?”

  采访定在中午12时整,白若汐还没来得及吃中午饭。7月11日,她从北大政府管理学院公共政策专业硕士毕业离校,如今在一家非营利性国际组织实习。

  现象

  柠檬香蜂草(Lemon Balm
Melissa)是杰姬的最爱。她经常下班后来菜园采一小把,回家洗个热水澡,泡一壶柠檬香蜂草茶。她说这能缓解她的压力,对睡眠好。她又让我闻了月见草(Evening
Primrose)、薰衣草(Lavender)和马乔兰(Marjoram)的味道,马乔兰是她做饭经常会用到的调味料。

  这样的生活,是她以前不敢想的,一切源于她15岁时与中文的结缘,让她从英国偏僻小镇走出来,书写了一段独特的中国故事。

  港澳高校来粤“开枝散叶”

  杰姬的果树是少有人种的古老品种,根浅,果实小,放在花盆种正合适。“15年了它们一直这么大。别人说我不可能在这个国家种活它们,但它们都结果了。”
杰姬指给我看那个学名叫“探索发现”(Discovery)的苹果树,上面挂着几个还没成熟的绿色果子。她还种了两种梨树,分别叫“和声”
(Concord)和“威廉姆斯”(Williams’ Bon
Chretien)。据说她家的阳台上还有十株同样的果树,但因为阳光不够充足,结的果子不多。杰姬带我看她的浆果时,一只黑猫从树丛里懒懒地斜出来。杰姬摸摸它说:“我爱这里的动物,尽管它们有时候会破坏我的植物,但毕竟这也是它们生活的地方,我们得和动物分享这里。”杰姬抱怨蜜蜂很少:“往年它们来得早,今年天气不太正常。我很担心,没有蜜蜂我们都会有麻烦了。”
杰姬说种菜是个力气活,有了菜园以后再没去过健身房。

  自学三年中文入读剑桥

  据悉,香港理工大学已打算在东莞建立分校,该校副校长麦福达教授称,理大希望在珠三角建校园供本科生到博士生使用,毕业生可颁理大学位及新校园的学历。由合作方提供土地及营运经费补助,而理大提供科研力量以及创新的教管模式。香港科技大学有意在南沙办分校,目前该校已在南沙资讯园建研究生院。该校副校长黄玉山称,“合办研究生简单点,本科生较为复杂。两地合办可以扩大研究空间,招到优秀学生。” 

  杰姬的家从这里坐车要一个小时,当时申请这个菜园是因为等待名单上的人数相对少而且交通便利。临走时我跟杰姬说天气预报报了会有雨,她说天气对她不是问题,她需要的是多挤出些时间,呆在这里。

  白若汐的英文名是Imogen
Page-Jarrett,有爱尔兰原住民的意味。她来自英国东部诺福克郡诺维奇市附近的一个小村庄,离北海很近,风景漂亮,但交通非常不便,“每天只有4趟公交,下午4时最后一班”,
说起家乡,她用流利的中文笑着总结道,“很小很乡下”。

  另外,素以医科著称的香港大学继去年首向内地生增设医学专业外,也计划到深圳合办医科专业。而最让内地生青睐的香港中文大学,则希望能在内地独立办学,但是尚在商议中。而目前,作为内地与香港教育融合的首个试点——香港浸会大学与北师大合办的国际联合学院有了首届毕业生,其就业和出国深造率达七成。此外,澳门大学已确定在珠海横琴岛建设一所分校。据悉澳门大学教育测验与评核中心主任张国祥介绍,今年6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澳大,以12亿元澳币租借珠海辖下横琴岛上约一平方公里土地至2049年,澳大新校将于今年底动工,新校面积是目前澳大的20倍。新校有望于2013年开学,最多招收一万名学生,会重点发展医药、电子通讯和环保能源。

  纳森 园艺师

  2009年,在公立中学读书的她第一次走出欧洲。学校的国际基金与重庆市举办交流活动,成绩优异的她和9名同学一起,开始了她的第一次中国行。

  据香港教育局副秘书长李美嫦介绍,港校在内地办学,学生会接受港校的教育方式,毕业时拥有内地和香港的学位和学历证明,对于就业和出国深造都有一定益处。

  老公种菜,老婆做菜

  白若汐来到了重庆七中。当时她看到一些学生在写作业,发现汉字很漂亮很复杂,搞得她很迷茫,“那么复杂的字写那么快?”回到英国后,她决定自学中文,了解中国的文化和历史,她“从没有看过像重庆那么热闹的城市”。

  原因

  一个菜园里要是有那么一两个专业人士必定非常受欢迎。纳森(Nathan
Mills)是伦敦Dulwich
Park的园艺师,大家都说他是花钱最少,种得最好的人。他一年除了12镑的租金,只用再花不到10镑购买种子,就可以提供他和妻子两人一年75%的食物来源,这对于去一次超市就要花二三十镑的伦敦人来讲,有点超现实。

  由于英国的公立学校只有法语课,没有中文老师,白若汐只能自己买课本,在家自学。

  地缘经济要求高水平国际化教育

  “除了种子,我几乎不买任何东西在这块地上,工具都是旧物回收和捡来的。这里的哲学就在于回收一切能回收的东西,好像大自然的规律:循环,再生。”纳森用旧婴儿车收集落叶,用捡来的铁网罩住幼苗防止动物破坏,他的手推车还有休息的石凳和木椅都是他工作的公园淘汰的。问到纳森种了哪些菜时,他腼腆地笑了:“我妻子是最棒的厨师,她是希腊人,基本上她想种什么我就种什么,我种菜她做菜,还有这些花她也喜欢摆在家里。”纳森说自从种菜以后,他家菜谱比以前有创意多了,前几天他们做的西红柿蛋糕很受朋友欢迎。

  9天的中国行带给她的收获远不止于此。她在重庆遇到了一位好朋友,两人成为笔友,每周发邮件交流生活。这激发了她学习中文的热情。她也开始做兼职,打算“省钱回中国”。

  据悉,伴随内地经济快速发展,最让港澳高校界担心的是,如果不能参与内地经济与社会建设的发展,不能依托内地这个巨大的资源宝库,港澳高校就可能被边缘化。一方面,两个特区地域狭小、寸土寸金,大学校园难以发展。另一方面,生源也是个问题,香港本地人口才700万出头,却有10所法定大学,其他各类高校就更多了。澳门人口才55万,也有12所大学,港澳的优质生源竞争非常厉害。

  菜园里有棵大树,也是战争的幸存者。因为蔬果在大树旁很难生长,纳森就在树周围种了各种花,大家找来椅子和小石桌,摆些装饰品,于是这里成了可以喝茶聊天的公共用地,纳森担当起照顾这些花草的任务。纳森筛着有机肥,细的给蔬菜水果,剩下粗一些的就给大树和花草。“大树不介意这个,”纳森说,
“菜园的四个角落都有公用的肥料池,是去年植物根茎发酵而成,我们不用化学肥料。”

  她的中文名字“若汐”也来自这位中国笔友相赠。2012年暑假,她去笔友家住了一个月,并决定报考剑桥大学中文系。“中文系只有十几人,从一二三开始教”,除了语言课,还有文学、历史、政治、社会学等选修课,涉及听、说、读、写、译。

  而内地拥有巨大的教育开发空间。以深圳为例,深圳经济总量在内地大中城市中位列第四,人均GDP位居第一,但深圳2008年全年普通高校招生只有1.94万人,在校学生只有5.89万人,在校生与常住人口比在15个副省级城市中位列最末。据业内人士反应,深圳高等教育还面临层次不高、科研水平不高、国际化程度不高等问题,与经济发展水准严重不符。因此,与港澳有着天然地域接近性,且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与两个特区相差不大的广东,自然是港澳高校最为青睐的地区。

  要说天天工作和大自然在一起,下了班怎么还想种菜呢?我问纳森是否喜欢泡吧,纳森说:“这儿就是我的酒吧!”说完他从木桩后拿出一罐
350ml装的啤酒,扯下拉环,呲的一声沁人的凉气喷出来。纳森以前经常往酒吧跑,有了菜园以后,如果不是朋友叫不会主动去了。他喜欢傍晚时,干活累了就在旁边便利店买罐啤酒,坐在他的“太师椅”上。他喝一口啤酒说:“只有白天和晚上都在菜园才能真的了解它。夜幕降临后这儿是另一番景象,非常美。”前两个晚上纳森都是晚上十点回去的。他对菜园的一切了如指掌,尤其是对他的夜行动物朋友们。听他讲着三十多只青蛙迁徙的故事,还有识别不同昆虫的叫声,不知不觉,周围已夜色朦胧。只听纳森背后的草丛里沙沙作响,纳森看到我的反应笑着说道:“他们刚添了个新宝宝,晚一点狐狸爸爸会出来觅食。”

  她最喜欢的是现代汉语,“尤其喜欢说和听,方便交流”。最让她头疼的是古代汉语,“大一就开始学《论语》《孟子》《老子》……”看不懂的滋味让她叫苦不迭。

  在港澳高教界看来,广东高等教育整体水平的欠缺,正是港澳大学的“比较优势”。从整个广东的情况来看,虽有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等全国重点大学,但与广东的总体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比,高水平大学仍然太少,培养出来的毕业生也难以满足广东的发展要求。尤其是广东的家长们非常渴盼优质教育资源。一项调查表明,逾82%的家长愿意送子女到香港读大学,另有31%的家庭有能力承担每年2万~5万元的学费支出,甚至有3.4%的家长愿意承担每年10万元以上的费用。有港校校长指出,此次港澳高校在珠三角建立分校是一个双赢的结果,既增加了优质学位满足学生需求,又能发展本校。

  纳森的菜园靠近路边,我们聊天时,很多下班路过的居民会和他打招呼。“如果没有这个菜园,可能我这辈子都不会认识他们,因为我住在那里,”
他指着我下车的车站方向几座高楼,“我和她在大象城堡相识,那以后就一直住在这里。这儿去哪儿都很方便,我上班和外出基本都骑自行车。有城市的便利,又有了菜园……我们什么都有了。”

  “但到了大四却很享受。”她饶有兴味地说起读过的那些有趣的古代小说,尤其是《山海经》

  学生

  夜晚的菜圃真的很美,身边冰凉的空气里充满生命,植物耳语,昆虫低吟。纳森拨开一片紫罗兰,有只飞蛾在花蕊上振动着翅膀吸收能量。

  面对五千人做演讲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网 https://www.sasanya.com/?p=2256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