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我有留学 › 西太平洋大学在华淘金记,在争议中兴起

西太平洋大学在华淘金记,在争议中兴起

如果不是愈演愈烈的唐骏学历事件,美国西太平洋大学恐怕永远也想不到自己在中国会获得如此高的知名度。

中新网8月20日电
据马新社报道,大马是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中国学生很快和很容易就能适应这里的生活,在长假期间,他们就会到马来西亚不同的城市及周边国家旅游。

来自教育部的数据显示:今年高考,全国报名人数为946万余人,比去年1020万的考生数减少74万人。据了解,其中相当一部分学生是因为出国留学而放弃了高考。事实上,为满足学生和家长的需求,本市越来越多的中学正在以开设“出国留学班”的形式为学生出国留学铺路搭桥

美国西太平洋大学(Pacific Western
University)是一家未经任何机构认证的学校。因买卖文凭谋利,曾受到美国联邦政府的调查,并被冠以
“文凭作坊”之名。其夏威夷分校还被夏威夷州政府以涉嫌欺诈提起公诉。

29岁的刘恺目前是马来西亚国民大学(UKM)法学院的博士生,除了学费及生活费低廉,他选择到国大修读博士课程的原因是,国大提供英语教学,这给了他不一样的体验。

现象:名校热办“出国留学班”

有意思的是,这家官司缠身的学校,早在上个世纪末就摇身变作“国际知名学府”来到中国,陆续与数所中国大学建立了合作办学项目,一批批西太平洋大学的中国“校友”通过这种方式应运而生,唐骏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他接受马新社访问时说:“我在中国念大学的时候,课本都是以中文编写,但我来这里念书后,图书馆的书籍都是英文,这就是我要的学习环境。”

今年6月7日、8日,当京城8万多名考生紧张地参加高考时,北京八中高三学生周子涵却悠闲地在家里看书、听音乐,因为他已经拿到了美国加州伯克利分校的录取通知书。

“文凭作坊”前世

他说,虽然中国的法律制度与大马的法律制度不一样,但他主修的是国际法,在某些层面是有相同的地方,因此他在国大修读法律博士学位,对他的日后应用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在八中,像周子涵一样的学生共有32名,他们所在的高三(12)班是学校单独成立的“出国留学班”。

西太平洋大学成立于1976年11月,正式运行则从次年开始。西太平洋大学注册时利用了加州的一个宽松政策,即只需要得到授权即可以发放学位证明,无需政府对其进行监管。

他指出,本地同学友好,大家相处愉快,有时候还能用中文沟通,交流起来相当方便,因此,他会推荐身边的亲戚和朋友来国大深造。

“学校去年9月1日首次组建‘出国留学班’,这一年来,除语文、数学、英语、体育以及一些会考科目外,还专门聘请教师为学生量身订制了中西艺术、美国地理、英语写作、英语口语等特色课程。”负责人雷宏老师介绍说。

2004年5月11日,美国审计总署(United States General Accounting
Office)特殊调查办公室执行主任罗伯特·克莱莫(Robert J.
Cramer),在美国参议院政府事务委员会听证会上发布调查:“文凭作坊——联邦政府雇员有从文凭作坊和其他未认证院校获取学位,有一些动用了政府资金。”

修读英语语言研究硕士学位的杨婕则表示,她是通过中介的介绍,才知道这所大学的存在。

目前,这个班的学生全部被国外大学录取,其中不乏杜克大学、纽约大学、三一学院、康奈尔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知名院校。

美国审计总署发起的这次调查,是应参议院政府事务委员会的要求。根据美国国土安全部2002年通过的相关法规,只允许联邦政府向经过全国性认证机构认证过的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支付雇员的学术学位培训费用。另外,美国联邦政府人事管理局(Office
of Personnel
Management)也有明确要求,即从文凭作坊获得的“学历”不能被用来谋求联邦政府职位。

“我在一开始就想选择到比较温暖的国家深造,剩下来的选择只有大马和新加坡,在比较价格之后,我还是选择大马。”

不只是八中,近一年来,四中、人大附中、十一学校、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等名校都开设“出国留学班”,并为学生单独设置了课程。四中为学生开设了专门课程——“留学生活101”。学校以研究性学习的方式,探索美国留学生活的方方面面,除了解学校、奖学金申请、转校等学习话题,还延伸到购置生活用品、买药、网上购物、校友助学等实用性攻略。

所谓“文凭作坊”(Diploma
mills),是指假扮成合法高校谋取利益的一种生意。其本质是通过卖文凭来获利,给学生提供的学术辅导很少甚至几乎没有。

现年26岁的杨婕说,她在来到国大之前,还一直认为学校将聘请来自美国等地的教员前来执教,她过后才发现原来讲师都是本地人。

据了解,参加“出国留学班”的学生几乎全部放弃国内高考,申请了国外高校。

目前公众关注的焦点集中在西太平洋大学未经认证这一事实上。不过,和中国的教育体制不尽相同,在美国,学校发放学历(文凭)认证是一个自愿过程,一个学校是否经过认证并不完全代表教学质量的高低。但如果一家院校想要参与联邦政府一些项目,如学生奖学金项目,则必须获得教育部认可。

“英语在大马是很通行的语言,所以讲师都是本地人,他们都很优秀,只是在一开始不太适应本地英语的口音,但时间一长,也就习惯了。”

名校办“出国留学班”正成为一种趋势。明年2月,北京二中国际部也将面向全市招生。校长钮小桦透露,国际部将与英、美排名前50名的学校合作,开设预科和国际课程,全部由外国教师授课。

至于未经任何认证机构认证过的院校,美国教育部称,它们的教学质量并不一定很差,但从这样一所学校获得学位,有可能无法获得用人单位的承认,或是无法转学分。

她说,国大的图书馆的资源非常丰富,她在中国念大学时,无法取得这些资料,即使是中国当地的教员,也只能在指定的时间内搜索资料。

探因:高三学生结构发生变化

如果西太平洋大学仅仅是一所未经任何机构认证过的学校,并非大恶,也不一定代表它的教学质量很差。但从美国政府调查报告来看,它的问题已经超越认证本身,而涉嫌欺诈行为。

谈到在大马的生活,22岁的资讯通讯硕士生杨笑非说,中国学生一般上在适应大马生活的过程中,都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中学为何热衷办“出国留学班”?校方的解释是:现阶段高三学生结构发生变化,把这些想出国留学的学生进行分流,有利于教学管理。

在美国审计总署的调查人员匿名向西太平洋大学办公人员的电话询问中,后者自称,他们既不提供、也不允许学生报名个人课程或培训。他们只要求支付购买学位的一笔费用,比如针对美国国内学生的收费标准为:学士2295美元;工商管理硕士2395美元;博士2595美元。报告并没有提及国际学生的收费标准。

“在饮食方面我们也都还是能接受,如果真的是不适应,就自己做饭,做一些有家乡味的东西来吃,而且我们(中国学生)住在加影,那里有很多的华人食物。”

近几年,申请到国外留学的高三学生越来越多,仅北京八中去年就有10名学生出国。而北京二中的老师们已在高一年级就发现了类似的苗头,继去年10名学生放弃高考出国后,今年又有18名学生申请了国外大学。

丑闻频出

他说,大马是一个多元民族及多元文化的国家,各族的文化都被完整的保留下来,这对他而言也是一个不错的体验。

据了解,这些“弃考”学生虽然可以不参加高考,却必须参加SAT和托福考试。但是,像SAT这样的考试在中国内地没有设考点,每年10月至次年1月,学生们会频繁地请假去新加坡、香港或澳门等地参加考试。缺课、不交作业打乱了正常的教学秩序,也令准备参加高考的学生“心慌慌”,尤其是那些介于出国和不出国之间思想斗争的学生,常常安不下心来学习。

其实早在1988年,加州政府的一个委员会就对西太平洋大学推出的一个收费仅1675美元的“9个月获博士学位”项目发起调查。发现“在很多情况下,学位证明的发放完全基于学生以前的教育、生活经验和出版过的作品,没有给予足够的、甚至完全没有学术辅导。”1989年,西太平洋大学同意不再申请博士学位文凭发放的许可。一年后,西太平洋大学转道路易斯安那州和夏威夷州分别设立了分支机构,提供博士学位。

他表示,他从本科(学士学位)开始就是在国大念书,一直到目前的硕士学位,在这5年,他觉得获益良多,对他人生的成长提供很大的帮助。

此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与以往相比,如今出国留学的学生结构发生了变化。一位老师形象地比喻,过去出国的孩子是家里有钱,但分数上不了一本,就花点儿钱在国外上个好学校。现在不同了,净是尖子生,有的考北大、清华也不成问题。

1994年8月,路易斯安那州州立大学评议会(Board of
Regents)关闭了西太平洋大学在该州租赁的办公室,理由是后者“给一篇论文提供太多的学分,教师太少,课程不够”等。而这四年正是唐骏声称自己在西太平洋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时间。

21岁的工商管理本科生何思源则会趁着假期,到马来西亚的其他城市和周边国家走走看看。

在学校看来,设立“出国留学班”,既可以消除部分学生频繁请假带给其他学生的消极影响,在高三阶段也可以避免一些优秀生散落到社会上,因材施教,一举两得。对于那些想出国留学的学生来说,则可以一边准备申请,一边准备国内高考,万一申请结果不理想,也有“后路”可走。

路易斯安那州的分校早早的关门大吉,夏威夷分校的命运也没有好到哪去。1997年11月,夏威夷州立消费者保护办公室(Office
of Consumer
Protection)向西太平洋大学在当地的分支机构提起一项诉讼,要求后者提供满足该州法律的信息披露,不要误导消费者。1999年,西太平洋大学夏威夷分校同意向夏威夷州立消费者保护办公室支付3万美元。

他说,大马是一个旅游资源丰富的国家,主要是大马的机票价格低廉。

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网,反响:家长学生持积极态度

但事情并未就此了结。2005年8月,夏威夷州立消费者保护办公室再次向西太平洋大学提起诉讼,试图阻止该校进行“不公平或有欺骗性的行为或操作”,并要求法院裁定所有西太平洋大学和其学生之间的合约为无效,并要求该校支付罚金。

“我的家乡在长沙,有时候放假,我不会直接回乡,而是先到其他地区旅游,之前就去过香港和澳门。”

对于学校成立“出国留学班”,一些早有出国意愿的家长和学生表现出积极态度,通常在高二时便已和校方达成默契。

2006年5月,夏威夷州立法院对西太平洋大学进行了缺席判决。该校在夏威夷的分校机构亦随之终结。
而加州总部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出售易主,2007年更名为加州美丽华大学(California
Miramar University)。

他说,他也到过新加坡和柬埔寨的吴哥窟,如果在中国境内要到柬埔寨会麻烦些,但从大马过去柬埔寨就方便许多。

8月份就要启程飞往美国的周子涵说,他从高二起就有出国的念头,梦想去国外留学。不过,他担心既要应付各种考试又要写复杂的申请材料会很劳神。所以,一听说学校要办“出国留学班”,他便向老师表达了意愿。真正让他感到轻松的是,“出国留学班”无论是会考复习还是单独设置的课程都很有针对性,同学之间还有共同的话题可以交流,比如如何写申请材料等等。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网 https://www.sasanya.com/?p=2001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