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考试 › 澳大利亚移民人数下跌10,评估是否违反价值观

澳大利亚移民人数下跌10,评估是否违反价值观

一段时间以来,王敏杰(化名)的“身份”不停地变化,就像特工“卧底”,在不同的工作环境,他要扮演不同的角色。

据澳洲网报道,澳大利亚联邦政府近日正在考虑,为想要在澳定居的移民设置全新的测试类型。当地时间7月19日,澳大利亚公民事务部长塔奇(Alan
Tudge)在英国出席领导人论坛时提出建议,希望那些寻求在澳永久居留权的移民接受“价值观”测试。

原标题:华媒:澳大利亚移民人数下跌10% 为10年最低水平

王敏杰并不是真正的特工,也不是传说中的便衣警察,他只是一名普通的公务员[微博]。从10月10日开始,他成为株洲市“优环境、提效能、促升级”专项活动明察暗访组的成员。

一半人获永居前没到过澳大利亚

中新网7月16日电
澳洲网刊发文章称,最新发布的联邦移民数据显示,在澳大利亚政府的领导下,澳大利亚永久移民的年引入数目已跌至2007年以来的最低水平。由于更加严格的签证审核程序,尽管上一财年的永久移民配额上限维持在19万人,澳大利亚实际的年引入量下降至16.3万人。

顾名思义,“暗访”就是要在不提前告知的情况下,通过切身体验了解各机关、窗口的工作情况,这是王敏杰在此次专项活动中的主要工作:他要通过暗访,及时发现作风问题,并按规定责令有关单位进行整改。

澳媒报道,最新数据显示,政府2018年的年度永久移民引入量,从前工党政府设置的19万人,削减至16.3万人。正在英国伦敦出席澳英领导人论坛的塔奇指出,在保护了澳大利亚边境的同时,澳应当能够选择“想要成为澳大利亚人、接纳我们的价值观、为澳大利亚做出贡献”的人进入这个国家。

文章摘编如下:

本报记者徐海瑞长沙报道

塔奇表示,在所有赴澳永久移民中,有一半是持短期签证在澳生活了许多年的人;但另一半人(每年大约10万人),在被发放永居权之前,甚至都没有到过澳大利亚。这不是理想化的景象,需要做“进一步考虑”。

上财年永久移民跌逾10%

换医保卡

塔奇吁引入价值观测试

2017至2018财年(截至当地时间7月1日的12个月)的最新移民数据显示,技术移民项目引入的移民数目下跌了12468人,今年仅达到111099人。但最大的下跌来自家庭移民项目,尤以配偶签证最为明显,上一财年下跌了15%,至47732人。总体上,澳大利亚的永久移民引入量已下跌了逾10%。

换父亲的医保卡需开父子关系证明

据介绍,澳大利亚要求人们在进入这个国家之前,签署一项价值观声明,并在成为真正的公民前通过一项公民测试,并宣誓效忠。然而,兼任联邦多元文化事务部长的塔奇表示,目前没有一个关于人们是否理解澳大利亚价值观的测试。

在这一背景下,由工会运动组织(trade union
movement)和澳大利亚工业集团(Australian Industry
Group)组成的罕见联盟正在呼吁政府将永久移民年引入量维持在大约19万人。然而,联盟党内部也正在因是否削减移民配额上限产生分歧。以前总理艾伯特(Tony
Abbott)为代表的阵营希望移民配额上限能够削减至11万人。

上午9点10分,王敏杰来到株洲市医保中心。

塔奇指出,面向寻求永居权的海外人士引入英语能力测试的提议,应当被扩展并包含对“价值观”的评估。“我们强调澳大利亚的价值观,是将这个国家团结在一起的粘合剂。我们通过要求人们在移民之前签署价值观声明,在成为公民之前完成公民身份测试,并宣誓效忠,来做到这一点。然而这样做的劣势在于,我们目前几乎没有机制,来评估人们是否违反了他们签署的声明。”

更严审查减少虚假申请

在业务大厅,王敏杰需要了解各个窗口所办理的业务情况。他在7号窗口发现一位男士正在与窗口工作人员对话,似乎很着急。王敏杰初步判断这位男士应该是在办理医保卡业务。

他警告称,澳大利亚正在走向“欧洲分离主义多元文化模式”,必须采取更多措施,确保移民的融合。

实际上,永久移民年引入人数的下跌早已在政府预料之中。此前,联邦内政部(Department
of Home
Affairs)官员对参议院听证会表示,在技术移民和家庭移民项目中,(移民数量)早已出现了大幅下跌,这是内政部使用全新的数据库技术后更严格的审查程序导致的。

“你好,请问这是在办什么业务?”王敏杰上前打招呼。“我的医保卡消磁了,想换张卡,但这里说现在换不了。”这位男士说。言谈之中,王敏杰得知这位男士姓黄,他父亲86岁高龄,因高血压中风行动不方便,享受特殊门诊卡,每月可到药店购买275元药品。但因医保卡消磁,所以来这里重换一张卡。

工党:澳多元文化很成功

据报道,内政部已经加大了对数据匹配技术的应用,从而对澳大利亚其他机构提供的申请者信息进行比对参照。

黄先生说,为了换卡,他特意向单位请了半天假,还将事先准备好的其父身份证、户口本、特殊门诊手册、病历、医保卡、本人身份证等资料一并交给窗口工作人员。工作人员看完后,要求黄父本人前来办理。“我父亲已经不能行走,来不了。”黄先生解释说。“你和父亲是不是住在一起?”工作人员问。

面对塔奇的讲话,当地时间7月20日,工党影子基础设施部长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认为,澳大利亚部长前往英国,讨论澳大利亚的不足“十分奇怪”。“我总是谈论我们国家积极的一面,这是部长和影子部长该做的。事实是,我们是一个难以置信成功的多元化国家。”

当地时间7月13日,联邦内政部长都顿(Peter
Dutton)在昆州表示:“我们不允许人们在申请中存在诈骗和提供虚假信息等行为。”都顿谴责前工党政府为满足每年19万人的移民配额,在审查签证申请时不够认真。他表示,政府正在拒绝那些提供虚假文件和过度夸大资格的申请者。

“没有,我住103房,父住104房,是同一栋,同一个单元,只隔一扇门,户口本是分开的。”黄先生说。“那就要到社区打证明,证明你们是父子关系,到时可办理换卡。”工作人员说。

“我想要确保我们能够仔细审查每一份申请,从而引入移民的最佳人选,即他们是来工作的,不是来接受福利的,他们是来融入澳大利亚社会的。”都顿强调,政府已对澳大利亚社会对移民水平的担忧作出回应。

辗转社区、办事处拿档案遭闭门羹

工党认可政府削减移民

9点35分,王敏杰等一同随黄先生前往父亲所在的贺家土街道曹塘坝社区,黄先生在一楼咨询工作人员后,来到二楼办公室开证明。

尽管前工党政府的表现被“点名批评”,工党前座议员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认可移民数量的下降是一个“好结果”。他说:“这当然是一个好结果,如果移民系统更完整的话。要记得,减少2万移民是基于政府去年的数据。他们已经执政了5年,如果他们使自己管理的系统更严格,从而确保系统的完整性,当然这是件好事。”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网 https://www.sasanya.com/?p=1576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